财经 房产 娱乐 地方 美食
首页 » 健康

后合资时代:大众安徽为合资车企提供新思路

2021-01-13 10:32:39
A+ A-
成立三年的江淮大众,仅推出思皓E20X一款车型,且上市后销量平平,2020年1-11月累计销量仅为1200辆。同时,在思皓E20X推出后,这家曾备受关注的新合资公司似乎停住了步伐,早前提出引进西雅特的计划也一再延迟。

不过,江淮大众产品投放少、产品节奏慢的现状或将很快得以改变。变化,源自大众在合资关系中的股比提升。去年年底,大众中国完成对江淮汽车增资,由于大众中国持有江淮汽车母公司50%的股权,换算后大众中国投资持股超过77%。江淮大众也因此成为国内外资持股比最高的合资汽车品牌,而原先的“江淮大众”也正式更名为大众汽车(安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众安徽”)。

针对此次股比变动,有观点认为大众是“大赢家”获得了话语权,甚至在品牌命名上将“江淮”抹去;但也有观点认为,在大众的带动下江淮能借势实现智能化、电动化转型,对自身而言相当于一次“重生”。

大众加码江淮:未来引进大众品牌车型?

2017年,江淮大众正式成立,大众汽车集团仅用一年时间,便在中国建立了继上汽大众、一汽-大众之后的第三家合资公司。2018年江淮大众推出思皓品牌,首款产品

思皓E20X(参数|图片)也于当年5月下线。

从签约到产品投放布局,双方仅用了两年时间。但是,思皓E20X之后,江淮大众的市场运作便慢了下来,原计划导入西雅特品牌的动作也没了动静。分析认为,主要原因是在此期间,国家发改委发布宣布分步放开汽车合资公司的股比限制,允许外资企业在合资关系中持有超过50%的股比份额。这一政策的出台,无疑影响了大众汽车集团的决定。

股比政策出台后,华晨宝马便宣布调整合资股比,宝马将持股75%。如今,大众也如愿想成为股比开放浪潮中的一员,掌握更多股比则意味着更丰厚的利润回报与话语权。

作为回馈,大众安徽未来不仅在产品投放、市场节奏层面得以改善,包括产品结构或许也将产生改变。

据了解,目前思皓品牌的经营以及相关商标的使用权也被退回给江淮。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引进大众品牌的可能性最大。

政策上,新品投入市场的时间会在2023年,届时汽车合资的股比已经完全放开。从商业角度来看,大众品牌在中国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和品牌度,能够最快打开市场局面,斯柯达品牌这两年在中国市场在走下坡路,在竞争激烈的中国市场若再度引进西雅特品牌,市场风险极高。

江淮汽车董事长安进表示,大众安徽将投资200亿元建设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年产能规划35万辆,至2023年投产生产多款基于MEB平台打造的新车型。

大众(安徽)未来车型将基于大众汽车集团纯电动MEB平台打造

在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看来,此次大众加持股比与此前宝马不同,付于武曾表示:“宝马增持华晨宝马的目的是谋求控股,掌握更多话语权,以便导入更新的技术和更多的产品,这更多是技术层面上的布局。这次大众入股江淮的背景是全球汽车业向智能化、电动化战略性转型。大众江淮和华晨宝马是完全不同的,前者并不是简单的技术布局,而是基于深思熟虑后,上升到长远战略层面上的布局。”

据悉,在增资完成后,大众安徽相关工作进程不断加快,研发中心竣工、制造基地正式开工、大众安徽管理团队亮相……大众汽车集团表示,随着全新管理团队的组建,大众安徽正全速推进大众汽车集团在华电动出行战略。

大众安徽开发基于MEB平台的全新产品

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中国市场在全球电动化发展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大众汽车集团也从来不掩饰其在华谋求电动化发展的野心。

去年12月,大众汽车集团(中国)CEO冯思翰博士表示,大众安徽将成为大众汽车集团在全球的电动出行驱动中心之一,安徽也将成为电动出行和数字化的新产业基地。

据了解,目前大众安徽在合肥的研发中心已经竣工,二期扩建工程也将在2021年启动,最大产量预计可达35万辆,首款车型将于2023年开始投产。“未来三年,我们将通过这座研发中心,开发基于MEB平台的车型和全新的纯电动产品矩阵,并提供领先的技术解决方案。”大众汽车集团管理董事会主席迪斯表示。

不过,大众安徽不仅是一个更具话语权的研发生产基地,还是大众汽车集团全面推动电动出行的重要承接者。大众汽车集团与国内外供应商协商计划在大众安徽工厂周边建造一个专属供应商园区;计划在合肥建立一个数字化中心,进一步提高生产效率和产品的车联网、数字化。大众汽车集团正在通过多措并举,在安徽打造一个电动出行新基地。

此前大众汽车集团已经宣布,2020年至2024年要投资330亿欧元用于电动化领域发展,其中,就有150亿欧元用于加速在中国的电动化布局。2020年,一汽-大众位于佛山的MEB工厂和上汽大众位于安亭的MEB工厂已经开始投产,两大工厂的总年产能可达60万辆。

不过这个产能与其到2025年要在中国实现交付150万辆电动汽车的目标仍有较大差距。也就是说,一汽-大众和上汽大众留下的空白,注定将由大众安徽来填补。

“大众安徽使我们能够充分发挥集团在全球电动出行方面的协同效应,推进中国电动化战略,并助力集团到2050年全面实现碳中和愿景。”大众汽车(安徽)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冯思翰表示。

大众获更多管理权 勿忽视中方力量

2021年1月5日,大众汽车集团正式任命其合资公司大众(安徽)全新管理团队。其中,大众汽车集团(中国)CEO冯思翰被任命为大众汽车(安徽)首席执行官,穆勇出任首席财务官,吕尔曼出任首席技术官,施耐德出任首席制造官,邵剑出任首席人力资源官。

大众(安徽)全新管理团队 从左至右依次为:施耐德、冯思翰、穆勇、吕尔曼、邵剑

值得注意的是,大众安徽由冯思翰亲自“掌舵”,其余核心领导层也基本全部来自大众集团,且均拥有长达数十年的集团在华业务管理经验,以及跨文化领导力,并有电动化相关工作的从事经验。

从全新管理团队的任命可以看出,大众汽车集团对大众安徽的重视程度以及掌控力。的确,随着股比的提高,大众汽车集团掌握了合资公司更多的控制权和话语权,而最大的变化将是利益分配。

无论是从管理公司的自由度还是利益分配的最大化,未来,大众汽车集团都将在大众安徽身上投放更多资源,加之其在电动化领域的布局,大众安徽毫无疑问将成为大众汽车集团在中国市场新的增长极。

对目前的大众来说,虽然自身取得了从股比到管理层的主导权,但同时也不可忽视中方的力量。

在“南北大众”中,一汽和上汽在合资公司的话语权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其中,中方团队在本土化研发、供应体系、人才培养等多方面都曾作出巨大贡献。例如,在中国市场独创的“轴距加长”、中国市场的“专属车型”,让大众收获“最懂中国”的名号。

对江淮汽车方面来说,如何发挥自身优势是其接下来要重点关注的课题,通过全价值链资源优势互补实现自身不可替代的价值,是其未来发展壮大大众安徽的利剑,也是在大众合作过程中的盾牌。更为重要的是,通过双方的合作,从技术、产品到管理,虚心改进自身,提高自身核心竞争力。

毕竟,合资企业股比开放已成汽车产业一项标志性的产业布局改革,其目的是在更开放、平等的环境下,增强自主品牌竞争力。应该说,大众安徽未来的走向,将为走在十字路口的汽车合资公司提供思路。

责任编辑:bH_031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