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房产 娱乐 地方 美食
首页 » 社会

伴随着业绩下滑 恒天然走了 贝因美(002570.SZ)迎来了新二股东

2021-01-12 10:52:51
A+ A-

伴随着业绩下滑,恒天然走了,贝因美(002570.SZ)迎来了新二股东。

1月4日深夜,贝因美连发多个公告,涉及股权转让协议。公告显示,贝因美控股股东贝因美集团拟将其所持有贝因美5500万股以每股5.49元价格,转让给宁波信达华建投资有限公司,合计成交价3.02亿元。

然而,此次交易显得颇为“着急”。以1月5日股价计算,本次协议转让相当于折价23%。

这背后是控股股东贝因美集团较大的资金压力。贝因美在公告中也坦言,此次权益变动因公司战略发展及解决公司当前资金周转需要。

事实上,大股东似乎也信心不足。仅2019年、2020年,恒天然一路减持“不惜代价”离场,亏损幅度近65%,累计套现7.8亿元;而贝因美集团2020年6次减持,实现套现约1.8亿元。

恒天然亏损超6成离场

2015年,恒天然以18元/股向贝因美全体股东发出要约收购,最后以34.64亿元投资拿下贝因美1.92亿股,跻身第二大股东。

然而,强强合作并未带来美好的结局。2019年—2020年,恒天然几乎用不计成本的方式,一路减持“溃逃”。仅2019年、2020年,恒天然共套现7.8亿元亏损离场,其中仅2020年12月,恒天然就三次减持,套现超5000万元。粗略估计,在对贝因美的投资上,恒天然浮亏约22.5亿元,亏损幅度近65%。

同时,贝因美控股股东贝因美集团也不断减持套现离场。长江商报记者根据公告统计,仅2020年,贝因美集团累计减持公司3063.43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960%。其中竞价交易和大宗交易各3次,分别实现套现6209.92万元和约1.2亿元,累计实现套现约1.83亿元。

减持后,贝因美集团持股比例从29.13%降至26.13%。

与之相伴的是,公司市值也由曾经巅峰时的300亿元跌至如今的60多亿元,仅有高峰期的五分之一。

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2019年,贝因美营业收入分别为27.64亿元、26.6亿元、24.91亿元、27.85亿元,营收连跌三年后2019年小幅回升超过2016年水平;但净利润却并不乐观,2016年-2019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亏损7.99亿元、11.39亿元、2.17亿元、1.38亿元,四年扣非净利共亏损22.93亿元。

最近一次财报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贝因美业绩转正,但其中包含大部分政府补助,扣非净利亏损1439万元。2020年第一季度,在疫情影响下,贝因美实现盈利,但到了第三季度,贝因美业绩再次下滑。贝因美当季营业收入为7.18亿元,同比下降0.5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90.13万元,同比下降50.12%。

对于业绩变动原因,贝因美表示是市场竞争激烈以及品类销售结构变化引起的。

引国资背景公司欲解资金问题

根据此次股权转让协议,贝因美集团拟将其所持有贝因美5500万股以每股5.49元价格,转让给宁波信达华建投资有限公司,合计成交价3.02亿元。

转让前,贝因美集团是贝因美控股股东,持股26.13%,谢宏持有贝因美集团83.33%的股权,为贝因美实际控制人。其妻子袁芳持有贝因美集团10%的股权,为贝因美集团董事兼总经理。

本次转让后,贝因美集团持股下降至20.75%,仍为公司控股股东,谢宏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信达华建将持有贝因美5.38%的股份,成为贝因美第二大股东。

贝因美指出,信达华建入股是因为认可上市公司的未来发展前景,希望通过受让股份的方式实现投资收益,分享上市公司未来发展所创造的成长价值。

贝因美表示,截至本报告书签署日,贝因美集团没有增加或减少其在上市公司中拥有权益股份的具体计划。信达华建则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增加或减少其持有的贝因美股份的计划。

值得注意的是,资料显示,信达华建由华建国际实业(深圳)有限公司100%认缴出资,后者是信达(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隶属于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而后者具有国资背景。这也意味着,此次股权交易,贝因美迎来了继长城国融之后,又一国资背景的股东。

在业内人士看来,此次贝因美牵手国资股东,旨在调整股东结构,同时提高信用背书,利于积极融资。

事实上,对于权益变动的目的,贝因美在公告中也坦言,因公司战略发展及解决公司当前资金周转需要,公司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减持所持有公司的部分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12月29日,贝因美曾发布公告指出,截至相应公告披露日,贝因美集团质押上市公司股份数量已经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95.3%。同时,谢宏和袁芳还将其持有的贝因美集团12500股出质给杭州高新科技创业服务有限公司。

天眼查APP显示,截至目前,贝因美集团旗下已有4家公司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其中,宁波妈妈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2020年底才被列为被执行人,涉及被执行金额为73万余元。另一家子公司杭州蓝贝贝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从2018年起就开始卷入案件纠纷,涉及执行标的约38万元。袁芳因为在贝因美集团旗下子公司杭州宏德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任职,在2019年8月被限制高消费。

因此,此次权益变动有点“不惜代价”的意味。按照1月5日收盘价6.78元/股计算,本次协议转让价相当于折价约23%。

布局高端奶粉市场

2020年11月,贝因美28周岁之际,谢宏发表公开信,饱含深情、直面外界的质疑,同时平静地讲述自己理想的中的贝因美,并号召全体员工:而今迈步从头越。谢宏在信中坦言,希望公司选择“做自己”。除了传统的奶粉、米粉之外,贝因美品牌还涉足平台、纸尿裤,2020年甚至开始做起了口罩。

不过,奶粉仍是其主业。

2020年8月以来,贝因美一直在推进定增预案,拟募资不超过12亿元用于年产2万吨配方奶粉及区域配送中心项目、新零售终端赋能项目、企业数智化信息系统升级项目、研发、补充流动资金等项目。意在通过对婴配羊奶粉、有机奶粉的投入,填补产品空白,向超高端乳粉进军。

为此,2020年底,贝因美力邀曾在三元食品负责奶粉业务的吴松航正式入职贝因美,担任贝因美(天津)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负责天津新工厂建设及后续产销运作。该工厂是贝因美未来增强高端奶粉及奶基营养品产业能力的重要战略项目。

然而,从行业来看,高端奶粉市场尤其是羊奶粉和有机奶粉领域竞争已经颇为激烈。有业内人士坦言,贝因美已经错失国产奶粉发展的黄金期。虽然有推出高端产品的计划,但还没有成功打造出一款高端或超高端大单品,这将会较大影响其竞争力。

根据2020年行业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奶粉市场上,超高端产品增速最快为57.1%,高端增速为27.7%。除惠氏、雅培、雀巢、达能等国际巨头外,伊利、蒙牛、飞鹤、澳优、健合集团、君乐宝等国产奶粉也都早已在这些高端产品上大力布局。

更严峻的是,奶粉的行业空间正面临萎缩。业内人士指出,单一依靠人口红利驱动发展的婴幼儿奶粉企业将举步维艰,行业竞争将会更加剧烈,迎合消费者高端化、品牌化发展的企业才能不断摄取市场份额。

责任编辑:bH_0211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