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房产 娱乐 地方 美食
首页 » 游戏

重庆市中新局局长韩宝昌:中新重庆项目发展壮大至超乎想象

2020-11-20 14:30:23
A+ A-
《联合早报》11月20日报道:韩宝昌在采访中也向《联合早报》一一介绍中新项目五年来取得的各项成果,如数家珍。他形容中新项目过去五年积累的项目都“比较实在”,项目下的金融服务、航空产业、交通物流及信息通信四大重点领域都展现具体合作成果,“双方合作是富有成效的”。

“我们合作之初可能谁也没能预想能够做到这个程度,不但把中新、新渝之间连起来,中国西部和新加坡连起来,中国西部和东盟连起来……就是一种摸索的精神、探索的精神、创新的精神,促成我们把这件事情做成了。”

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历经五年壮大至超乎想象的规模,令重庆市中新示范项目管理局(简称中新局)局长韩宝昌啧啧称奇。

中新重庆项目是新加坡和中国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11月7日迎来成立五周年。作为为数不多从头全程参与项目建设至今的渝方亲历者,韩宝昌今年10月底接受专访时,向《联合早报》细数推动中新项目的最大挑战。

回首从无到有的过程,这名中新局成立近五年来唯一的局长指出,中新项目聚焦的互联互通是一个未知领域,带有不确定性:“(中新)双方都没有现成的模式,没有可以借鉴的模板,一个现成的经验。它(中新项目)既不是园区建设,也不是城市开发建设……把现代互联互通、现代服务经济这个抽象的理念变成现实是非常不容易的。”

但韩宝昌也说,通过大胆探索,以及在政策、体制等方面的创新,中新项目面向未知匍匐前行。事实上,中新局在新中政府间合作项目就是一项首创。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5年11月在 新加坡宣布中新项目落户重庆两个月后,中新局在当地江北嘴中央商务区揭牌,负责管理中新项目,并与新加坡贸工部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办公室(CCIO)共同统筹协调及推动项目建设。

官方合作曾经历磨合期

官方合作也曾经历磨合期。韩宝昌坦言,项目启动之初新渝相互了解不多,在认知、思维模式及工作方法上“有相当差异”。但后来通过开诚布公并优化沟通,韩宝昌发现双方其实不难达成理解和共识,项目推进工作也渐入佳境。这在过去五年里带给他最强烈的感受。

“你问具体是哪件事(新渝官方所克服的差异),我现在不一定能想起来,但是(这几年走过来)这种感觉是非常明显的。”

韩宝昌说,中新局目前与新加坡CCIO合作密切,“基本上是一个电话,或是大家发个信息沟通,把道理、理由讲得明白清楚,其实双方都很容易达成理解共识。我觉得双方站在对方角度考虑问题,这是让合作工作有序推进,一个很重要的前提、基础”。

韩宝昌在采访中也向《联合早报》一一介绍中新项目五年来取得的各项成果,如数家珍。他形容中新项目过去五年积累的项目都“比较实在”,项目下的金融服务、航空产业、交通物流及信息通信四大重点领域都展现具体合作成果,“双方合作是富有成效的”。

截至今年10月底,中新重庆项目已累计230个签约项目,总金额逾322亿美元(434亿新元)。但这并非让韩宝昌感到最满意的“成绩单”。

打造陆海新通道朋友圈

韩宝昌毫不犹豫地指出,五年来令他最有成就感的是对中新项目旗下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朋友圈”的打造,牵动中国整个西部投入陆海新通道的建设。

中新局是打造陆海新通道朋友圈的幕后主要推手之一,促成渝桂黔陇2017年8月成立南向通道朋友圈,承诺合作共建连接中国西部与东盟的物流贸易大通道。南向通道2018年11月更名陆海新通道后,朋友圈去年10月已扩大涵盖中国西部12省区市、海南省及广东省湛江市。

“我们可以说是从无到有,参与单位从少到多,参与范围从小到大……这是令我感觉最欣喜的事。”

连同陆海新通道,去年9月启动的中新(重庆)国际互联网数据专用通道(IDC)也令韩宝昌感到自豪。IDC是中国首个对外单一国家、点对点建立的数据通道,为新渝企业提供高速率、大带宽、低时延的信息通讯与数据传输。

“为什么我感觉这两件事令我们开心呢?因为它们是最好实现互联互通内涵的东西,我们要的互联互通实际上就是要这样的东西。”

韩宝昌也认为,中新项目对新渝今年疫情下交流不间断功不可没,包括IDC 5月支撑新渝官方以视频方式召开中新重庆项目联合实施委员会(JIC)会议,同时也让新加坡以共同主办方身份参与在重庆举行的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

尽管新渝航线密度从一度的每周17班,降至疫情下目前的一班,但两地始终未曾断航。韩宝昌说:“不管航线还是看不见的电缆连接,让我们实际上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虽然有冲击,但我们之间联络沟通甚至企业往来,影响降到最小。”

面向未来挑战,韩宝昌说,中新项目须突破政策方面的瓶颈,同时兼顾好政府合作、政府意图以及企业商业利益,“如果商业不可持续,项目就无法落地,必须赢利,必须是互惠共赢……这个也是一个挑战,找到双方利益交汇点”。

中新项目10周年时,项目将会是什么样子?韩宝昌期许届时新渝航空密度进一步加大至每天有10班航班,金融交易数据流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中国西部贸易额目前九成通过长江黄金水道出海,韩宝昌希望,五年后通过陆海新通道出海的中国西部贸易额能从目前的10%提升至三分之一,真正发挥影响力。此外,IDC也能拓展至把中国西部与东盟连起来,“这个是我们期望的互联互通,由点到面到整个一个区域网络的互联互通这样的格局。”

韩宝昌并期待新渝加强人才交流,有更多新加坡人能参与重庆、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以及西部省区的建设发展;更多西部省区的人才也可以到新加坡及东盟工作、交流及经商,形成人流人才互联互通。

韩宝昌笑称:“也许期许不够高,但我能想象的就是这个程度。”

责任编辑:bH_0532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