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房产 娱乐 地方 美食
首页 » 快讯

叮咚买菜退出多个城市 生鲜电商面临面临摘牌退市风险

2022-06-17 09:32:22 中国商报网
A+ A-

6月15日,生鲜电商叮咚买菜正式退出天津市场。自5月底至今,叮咚买菜已陆续撤出多个城市,其中包括广东中山、珠海,安徽宣城、滁州以及河北唐山。

有观点认为,叮咚买菜早期战略布局存在失误,区域盈利无望,迫于亏损压力不得不关仓败走。此外,上市后的叮咚买菜二级市场表现欠佳,股价跌跌不休,外部输血乏力、内部经营所得现金流难以支撑其继续烧钱补贴,叮咚买菜或面临资金流动性大考。

叮咚买菜北京区域一前置仓站点

一个月内连撤六城

不同于以往大刀阔斧地开新城、建新仓,叮咚买菜开始急剧缩减业务规模。近日,叮咚买菜App发布一则公告称,由于公司对部分区域和站点进行常规优化与调整,天津区域所在门店于2022年6月15日18:00停止服务,如消费者账户中存有优惠券、余额等未使用内容,建议尽快使用。

据不完全统计,自5月底至今,叮咚买菜已陆续裁撤多地业务,其中包括广东中山、珠海,安徽宣城、滁州以及河北唐山,不到一个月时间里连续撤出六城。

目前,叮咚买菜平台上显示正常经营的城市仅存27个,较其鼎盛时期减少近10个城市,整体数量缩水近1/4。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底,在全国60多个城市设置了分选中心,前置仓总数量达1400个,前置仓总面积达50万平方米。

针对近期接连撤城的原因,叮咚买菜工作人员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此次天津、安徽等地涉及调整的前置仓数量共计30个左右,关闭所在地业务为公司正常业务调整,且调整规模较小,并不影响公司整体正常经营。”

市场分析认为,叮咚买菜开始有意缩减规模,砍掉一些低线城市业务,是为了更好地聚焦江浙沪区域,重点发力一二线城市,不排除未来将持续关停三四线城市站点的可能。相比起上市前的跑马圈地,叮咚买菜如今更需要做的是“勒紧裤腰带”,做好过冬准备。

“不难看出,叮咚买菜撤出的这几个城市,当地居民通过网络购买生鲜的消费群体占比低,市场规模有限。用户消费习惯很难培养,获客成本高,退出只是早晚的事。由于叮咚买菜主打前置仓模式,平台在前期的获客成本巨大,需要不断烧钱补贴。同时,在供应链的搭建方面,开拓新城、布局新站点都需要沉淀大量资金,后期的履约交付成本同样高企,从这些城市撤出很大原因是叮咚买菜迫于亏损压力,因此不得不关停。”和君咨询合伙人、连锁经营负责人文志宏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文志宏认为,撤城侧面反映了叮咚买菜在战略布局上的失误,盲目扩张为后期败走埋下了种种隐患。前置仓生鲜电商的盈利讲究规模效应, 需通过规模化发展摊薄网点运营成本从而实现盈利。反观叮咚买菜进驻的一些城市,经营一段时间后很难看到盈利预期,再干下去就是持续性亏损,可以说是烧钱的“无底洞”。

累计亏损约120亿元

财报显示,叮咚买菜累积亏损总金额约120亿元(人民币,下同)。2019年至2021年,叮咚买菜净亏损分别为18.73亿元、31.77亿元、64.3亿元。6月15日晚间,叮咚买菜发布了2022年一季度财报,报告期内净亏损4.774亿元,相较于去年同期亏损13.847亿元大幅收窄,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

然而,这是否意味着叮咚买菜成长性向好,并将逐步实现盈利?有业内人士认为,今年上半年上海、北京等地新冠肺炎疫情反复,不少消费者受限于居家隔离、居家办公等条件无法实现线下到店,从而催生了大量线上购买需求,这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生鲜电商平台订单业务量上涨。不过,这种增长是否具备可持续性仍有待市场检验。

叮咚买菜一季度财报显示,其一季度总营收为54.437亿元,较去年同期的38.021亿元增长43.2%。其中,总运营成本和支出为58.923亿元,较去年同期的51.360亿元增长14.7%。履约支出为14.841亿元;产品研发支出为2.339亿元,同比增长了49.5%。而2019年—2021年,叮咚买菜的履约费用分别为19.37亿元、40.44亿元和72.78亿元,共计132.59亿元。

有券商分析,前置仓模式盈利难在于其毛利难以覆盖履约费用。在前置仓的计算公式中,全链条的履约成本包含仓库租金、员工费用、配送成本、物流成本、折旧费用、水电费等六项,仅凭叮咚买菜日常经营所产生的现金流,根本无法覆盖平台正常运转所产生的各项成本。

东北证券研报分析,前置仓模式的履约费用高达10元/单—13元/单,是传统中心仓电商的三倍左右、平台型电商的两倍左右、社区团购的六倍左右。以叮咚买菜为例,拆分成本费用项目,履约成本(仓储物流费用)是除产品销售成本以外的最大支出项,叮咚买菜2021年仓储物流费用在营业支出中的占比接近30%,占营收比重接近40%。而从增速来看,2021年叮咚买菜的履约成本上涨速度,要远远超过其同期营收扩张及销售成本的增速。

换言之,在烧钱补贴、营销推广等传统电商平台惯用手法的基础上,前置仓模式的生鲜电商还需更大力度地投入履约成本,才能更好地提升消费者体验,从而赢得更大的市场份额。

值得关注的是,叮咚买菜还有钱可烧吗?据其2021年四季度财报显示,叮咚买菜的流动资产为65.16亿元,流动负债却高达73.48亿元,流动资产已经无法覆盖流动负债。

内部“造血”不足的同时,自2021年6月底赴美上市后,叮咚买菜再未获得过外部融资。截至2021年12月底,叮咚买菜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为52.3亿元,其中现金部分为6.6亿元,总额环比减少约16亿元,同时,叮咚买菜还背负了20.6亿元的应付账款及31亿元的短期借款。

面临摘牌退市风险

不止是资金链趋紧,叮咚买菜还面临被摘牌退市风险。5月9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公布了第七批中概股预摘牌名单,叮咚买菜名列其中。

按照惯例,预摘牌企业将被给予一段观察缓冲期,在此期间内需要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所要求的必要文件和资料,以证明自己无需被摘牌。如果未能在期限内提交符合规定的文件,则进入确定名单,并于2023年到2024年初退市。

面对退市压力,叮咚买菜方面回应称,公司一直在积极探索可能的解决方案以保护股东利益,并将继续遵守相关适用法律法规,努力保持在纽交所的上市地位。

然而,上市不到一年时间里,叮咚买菜的股价接连下跌,总市值由上市首日的56亿美元大幅缩水至10.54亿美元,市值蒸发超80%。另一头部企业——每日优鲜在美股的表现更加惨淡,其最新股价仅为0.223美元,较发行价13美元暴跌了98%。

早前,盒马CEO侯毅曾发文炮轰叮咚买菜,称叮咚买菜估计马上要爆仓,靠投资方的资本无序扩张、价格补贴,赢得市场的打法是不长久的。

“按照叮咚买菜目前的股价表现,后续很难通过二级市场实现进一步融资。外部输血受到限制,砍掉一些亏损严重或盈利能力差的城市,不失为叮咚买菜的一种自救手段。实际上,它的经营性难题一直存在,只不过前几年由于行业频频发生大额融资,大量资本热钱涌入,使得赛道内看起来十分热闹。随着几家前置仓生鲜电商接连上市,各种数据更加公开透明,未来也将暴露更多问题与矛盾。”文志宏表示。

有分析认为,目前来看,前置仓生鲜电商在一线城市仍具生存空间,尤其是个别城市疫情防控并未放松,许多家庭在生鲜即时配送、到家服务等方面需求仍在不断上涨。但对叮咚买菜而言,一线城市的站点布局已趋于饱和,用户增量存在天花板,而二三线以及更低线城市的市场规模又十分有限,未来从哪儿探寻新的增长空间?又该如何依靠现有模式实现持续性自我造血?显然,留给叮咚买菜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责任编辑:bH_05167

关键词: 生鲜电商 叮咚买菜 摘牌退市风险 叮咚买菜的流动资产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