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房产 娱乐 地方 美食
首页 » 美食

安徽26岁女护士在副院长家楼顶死亡,女孩父亲发声:闺女说他是刽子手也是恶魔

2020-11-18 12:33:52
A+ A-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张稳 吕乐 报道

“我已经很努力地好好生活,这个恶魔一直都不放过我,我这次真的扛不下来了……”

让安徽郎溪县农民邓明(化名)没有想到的是,在他50岁生日的前夕,居然收到了女儿邓丽(化名)在楼顶自缢身亡的噩耗。与此同时,邓丽留给他们的遗言和遗书,更是让邓明和妻子感到晴天霹雳,无法接受。

26岁女护士在副院长家楼顶死亡,出门前没有任何异常

“女儿平时很乖很听话的,嘴巴很甜,见人就打招呼。从小到大,从学校到医院,从来没让我们烦过心。在医院病人都给她点赞,说她是医院里的最美女护士。”邓明告诉记者,“她要是不听话,也不至于等到现在没谈恋爱。”

出生于1994年的邓丽,2015年毕业后进入郎溪县人民医院工作,事发前是该院血透室的一名护士。10月14日早晨6点多,邓丽像往常一样,洗漱完毕之后出门。“情绪正常得很,临出门前还化了妆,她妈还给她煮了个鸡蛋,当时她还说来不及了要赶紧上班去了。”邓明告诉记者。

当天,邓明和妻子一直以为邓丽和往常一样一直在医院上班。但是直到当天晚饭时间,邓明都没有等到女儿回家,拨打电话、微信也无人接听。“正常情况下,她应该是下午4点半下班。”

感觉到情况不对,邓明拨打邓丽医院电话询问,被告知邓丽当天并没有到医院上班。“医院说邓丽早上6点40分给护士长发了个短信,说她情绪很不好,怕上班影响工作,想请一天假。”由于拨打邓丽电话、微信一直无人接听,邓明便和妻子去邓丽常去的美容院等场所寻找,一直没有找到。后来在郎溪县人民医院副院长陈某所住小区发现了邓丽的电动车。

此后,邓明查看监控发现,女儿邓丽于上午6点40多分进入了陈某所住小区。“陈某家小区离我们家也就十几分钟的的路程,邓丽先是进了小区的地下车库,然后出来进了陈某所住的单元楼。”监控显示,上午7点01分,邓丽进入了陈某所住单元楼并上到楼顶,之后再也没有下来。

晚上8点多,陈某好友告诉正在该小区寻找邓丽的邓明,在陈某所住单元楼楼顶发现了邓丽的尸体。

“我看到我女儿跪在空调墙边上,脖子上挂着绳子。我赶紧跑过去,发现我女儿身体冰凉,四肢已经全部僵硬了。”此后,警察赶到,经勘验,现场无打斗痕迹,邓丽被初步认定为自杀。

“我女儿早上出门前还和我们打了招呼,没有任何异常,去陈某家之前还专门给单位请了假,肯定不会无缘无故自杀的,这事肯定还是和陈某有关。”邓明告诉记者,此前,邓丽曾为陈某堕胎,导致邓丽患上了抑郁症。同时,就在出事前两天,邓丽刚刚遭到了辱骂殴打。

家属称其生前曾为副院长堕胎,事发前两天刚遭到辱骂殴打

邓明告诉记者,陈某是郎溪县人民医院的副院长,邓丽生前曾为陈某堕胎,两人首次发生亲密关系是2019年10月。当天陈某骗邓丽到酒店吃饭期间,将邓丽灌醉后强行发生性关系,而后两人发展成情人关系。11月,陈某带邓丽到芜湖医院做了流产。

“此后,我女儿精神上受到刺激。陈某心情好时就甜言蜜语哄骗,心情不好就拳脚相加,我女儿身上有多处淤青和伤痕。”邓明告诉记者,此后,邓丽还患了抑郁症,且不断地加深,后来发展到重度程度。

据邓明提供的邓丽今年9月29日在医院的医疗报告显示,邓丽的主诉病情为情绪低落近10月,现病史为“流产,感觉上受骗,被语言攻击,情绪低落、哭泣,不愿与人交流等”。同时医疗报告显示,邓丽为独诊,今年一月就曾在医院就诊。门诊诊断为抑郁状态,医生建议其住院治疗。

邓明告诉记者,此前他和妻子一直不知道此事,直到今年三四月份,陈某将女儿打伤,进了派出所,才得知女儿跟陈某在一起,还曾流产。“此前,我女儿曾经问过我老婆流产之后需要注意些什么,但是当时她说的是一个朋友流产了,我们就没注意。”邓明说,同时,他们也是那时才了解到女儿因此患了抑郁症。

“2020年10月12日,陈某及其妻子在他办公室与我女儿发生了激烈冲突,我女儿被陈某夫妇二人辱骂和殴打。后来,警方到场对陈某进行了罚款。”邓明告诉记者,他怀疑这可能是导致他女儿死亡的直接原因。

“我女儿死亡的种种迹象都不合常理,空调外机并没有一个人高,我女儿当时的状态是脖子吊在绳子上面,双腿跪在空调外机架下。但是架子离地面仅一米高,而我女儿的身高超过一米六。”邓明说,同时,邓丽手机上面所有的通讯记录和短信息都被删除了,她的微信打开,是她注册的小号,微信里没有任何人,只有陈某一个人,也没有聊天记录。“我女儿死亡也不是我们直接发现的,是陈某好朋友在楼顶发现的。”

邓丽出事后,警方恢复了邓丽手机的短信和聊天记录等。据家属提供的邓丽手机短信聊天记录截图显示,陈某已婚,有孩子,邓丽曾为陈某打胎。

“即使警方给出了我女儿是自杀的结论,我也不能接受。我女儿为什么会死在陈某家楼顶,我们认为她的死亡跟10月12日在陈某的办公室遭殴打和辱骂有直接关系。”邓明告诉记者,他现在就想为他女儿讨回个公道。“陈某事后曾经表示出于人道主义可以拿三万到五万块钱,这讲的哪是人话,让人不能接受。”

留遗书称“这个恶魔一直都不放过我”,涉事副院长已被免职、立案调查

“妈妈爸爸对不起,我已经很努力了,发病了我真的不能控制自己。我不想给你们添麻烦,也不想让你们烦心,可我还是让你们担忧了……世上要是有后悔药,我这辈子都不想认识他,他就是个刽子手、恶魔……一步步把我搞成这样,一次次欺骗我,还用恶毒的语言骂我...…我受不了这刺激了……我活着真的好累好累……”

此后,邓明和家人找到了邓丽出事前留下的遗书。

“对不起,我亲爱的妈妈,请原谅我的懦弱、自私。我回不到曾经那个活泼开朗的女孩了。妈妈,我每天活着都好辛苦,生不如死的日子每天重复一遍又一遍,精神上真的压垮了我。每日暗里独自奔流的发疯般的思绪,我受不了了,它太厉害了。我已经很努力的好好生活,这个恶魔一直都不放过我,我这次真的扛不下来了……”邓丽在遗书中这样写到。

11月16日下午,郎溪县针对此事发布通报称,2020年10月14日20:00时许,郎溪县公安局接报警,建平镇某小区顶楼一女子上吊死亡。经县公安机关连夜开展现场勘察、调查走访,排除刑事案件。事件发生后,郎溪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该医院涉事副院长陈某已被免去党政职务,其涉嫌违纪问题县纪委监委已立案调查。目前,县卫健委正协同相关部门处理善后事宜。

11月17日,记者多次拨打陈某电话,均为关机状态。同时,记者多次拨打郎溪县人民医院电话,均无人接听。

记者在郎溪县人民医院网站上看到,在该院领导介绍页面,已经没有陈某的名字。据郎溪县人民医院微信公众号专家介绍显示,涉事副院长陈某系该院五官科主治医师,担任副院长一职。2002年毕业于皖南医学院临床专业,擅长耳鼻喉科常见病、疑难病诊治。

责任编辑:bH_0332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