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房产 娱乐 地方 美食
首页 » 地方

内蒙古“大老虎” 卖官记:要价千万,到手200万,被下属黑吃黑

2020-11-19 13:47:01
A+ A-
2天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布了对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马明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的审查调查结果。

在通报里,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措辞严厉:

“经查,马明背弃初心使命,丧失纪法底线,无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收受巨额礼金,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宴请和住宿安排,违规配备使用公务用车;

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大肆卖官鬻爵,严重破坏任职地区、系统的政治生态;

追求物质享受,既要当官,更要发财,与不法商人大搞权钱交易,在案件办理、企业经营以及工程承揽等方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至此,一位曾在财政、公安两个系统内干得风生水起的明星官员,彻底失去了往日的光辉。

马明卖官记:套中套,黑吃黑

2019年12月1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发布消息,宣布对马明进行调查。在落马之前,内蒙古政坛少有关于马明的公开报道。

在为数不多的几次公开报道中,马明除了介绍公安、治安方面的工作,就是表示“对贪腐深恶痛绝”。《人民公安报》2014年曾报道称,马明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党委郑重作出了不公车私用、不利用职权参与经营活动、不收送礼金、不封官许愿、不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为自己的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谋取利益等“七项廉政承诺”。

虽然话说得漂亮,但马明私下里一直干着“卖官”的勾当。据知情人士向《环球人物》记者爆料,因为“卖官”,马明曾被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副手赵云辉“套路”了一把。

上述知情人士称,2017年,时任呼和浩特市交通管理支队支队长的王永清动起了“买官”的心思,打算花钱请人将自己从呼市交通支队,运作到包头或者其他经济条件相对好的城市任局长。于是,他便找到了时任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副厅长赵云辉。

但实际上,在这笔“官位买卖”中,赵云辉只能充当“中间人”的角色,真正在背后收钱、运作的是他的顶头上司——时任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厅长马明。

当时,赵云辉给王永清亮出了“买官价码”——1000万元。但王永清表示手中“拮据”,没有那么多钱。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双方终于“成交”:王永清拿出700万元,则可以被调到呼市或包头任公安局局长。

赵云辉并不是个“省油的灯”,在收受王永清700万元贿赂后,私藏了500万元,只给了马明200万元。

马明嫌出价太“低”,便将王永清运作到了兴安盟任行署副盟长及公安局局长。兴安盟是一个经济条件相对落后的地区,用当地人的话说就是“地上不长草,地下没有宝”。

王永清不可避免地闹起了情绪。他找到赵云辉,质问其为何“收钱不办利索事”,但赵云辉说:“当初让你出1000万元你不出,只出700万元。700万元只能被运作到这里当局长,什么时候你把那300万元补齐,什么时候调你去呼市或包头。”

后来,王永清一直在兴安盟的位置上待到了2019年11月落马。

落马后面对调查,王永清一口咬定自己当初花了700万元买官。然而后来,马明被调查时却坚称自己只收了200万元。由此,赵云辉私藏500万元贿赂款的事才逐渐浮出水面。

而此前,坊间早有传言,说赵云辉“虽然胆子小,但贪婪,拿人钱财,却不替人消灾”。估计连马明都没想到,一手提拔起来的下属竟然贪婪到跟自己玩起了“黑吃黑”。

“AB面”人生令人唏嘘

关于马明的工作能力,其实外界此前有过好评。

一位曾与他有过接触的吉林省商务厅世贸处某处长如此评价他:“(马明)最大的特点就是直率,做起事来开门见山、雷厉风行。(他)在商务厅工作了仅仅70余天,就将全省这一年的商务工作布置得井井有条。”

2012年,马明调任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厅长后,也曾做出过一些成绩——

他着手完善“立体社会治安防控体系”,通过整合街面防控网、社区防控网、单位内部防控网形成“地网”,又通过视频监控网,形成空中“天网”,“实现对社会治安的实时、可视、动态监控”。

3年后,内蒙古全区刑事案件数量较2012年下降了36.5%,抢劫、投毒等八类主要案件数量下降了44.4%,多发性侵财案件数量下降了33.5%,治安案件数量也下降了超过40%。

然而,这只是马明的A面。与马明接触不深的人并不知道,他还有着堪称“可怕”的B面。

接触过马明的当地公安厅内部人士向《环球人物》记者透露,马明进入内蒙古官场后,一直非常高调,其中最出名的,是他在公安系统内公然挑起“东西部对立”。

内蒙古因为东西跨度大,素来分为东部与西部。因为出身东北,马明一来就“代表东部势力打压西部官员”。上述内部人士还爆料称,马明在内蒙古官场上公然拉帮结派,多次用语言和行动打击内蒙西部官员。

某次吃饭时,他甚至公开说来自内蒙西部的食物“烩菜”是“猪食”,当即引起了内蒙西部人士的强烈不满。在平时的工作中,马明也曾与来自内蒙西部的官员出现冲突。据称,他曾在一次会议上与来自巴彦淖尔(内蒙西部地级市)的公安厅某副厅长“大吵一架”。

官场上如此,他的家庭生活更是一笔“糊涂账”。据悉,马明每年都会带母亲到海南过年,有不少官员会趁机飞往海南,找到马明住处进行利益输送。内蒙古当地人士更表示,坊间一直流传着马明女儿“吸毒、狂妄、包养小白脸”的传言。

马明的AB面人生,实在荒诞至极。

上级下属纷纷“出事”

马明生于1957年,尽管籍贯是辽宁,但几乎在吉林度过了半生。

1975年,他在吉林省德惠县米沙子公社当知青。3年后,21岁的他考入了位于长春的吉林财贸学院(吉林财经大学前身)财政金融系。吉林财经大学的官网曾如此评价这届学生:

“1978级大学生正是在中国百废待兴之时走入大学校门的,而1978级金融班也恰好为吉林财贸学院十年浩劫后招收的首届学生。后来这个年级出了数位中国金融领域的领军人物,如前中国农业发展银行行长的郑晖、中国银行董事长刘连舸、中国人寿保险总裁的万峰等。”

年轻时,马明也曾长期从事财政相关工作。1990年,他担任吉林省财政厅办公室主任;2003年,他升任吉林省财政厅副厅长(正厅级);2006年,他开始出任吉林省商务厅厅长。

转折在2011年发生,马明忽然从财政口被调到了公安口。那一年,他出任了吉林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督察长,兼任省委政法委副书记。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的吉林省委书记,正是后来被有关部门痛批“唯亲唯利,庸懒无为,腐化堕落”的落马“老虎”孙政才。

2009年至2012年,孙政才任吉林省委书记。在其任内,马明不仅转换到了公安口,还在调任仅仅几个月后得以升职,成为吉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兼任省委政法委副书记。

同样是在2012年,马明也离开吉林官场,接替退休的赵黎平出任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厅长。

彼时,马明不会想到自己的这位前任会在几年后引爆舆论——2015年3月,赵黎平驾驶黑色奥迪车追赶情妇,之后杀人焚尸,如此恶劣行径引发全国轰动。2017年5月26日,赵黎平被执行了死刑。

在马明的政治生涯当中,似乎一直伴随着身边官员的“意外出事”和“落马”。有媒体梳理后发现,在他的副手当中,已经有两个副手被查、一个副手自杀——

2018年10月31日,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原党委委员、副厅长(正厅级)孟建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他是马明提拔起来的“得力干将”,做了马明副手3年多。后来,孟建伟被内蒙古纪委监委定性为“伞”上之“伞”,涉恶涉黑,形成“家族式”腐败。

2019年6月,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正厅级)赵云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连“卖官”这种事都一起干过,赵云辉与马明狼狈为奸的程度不必多言。

2018年11月1日,内蒙古公安厅副厅长、呼和浩特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李志斌在呼和浩特市公安局休息室内缢亡。而李志斌是在2015年12月被提拔为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副厅长的,同样是在马明主政内蒙古公安厅之时。

上级下属频频“出事”,直到如今自己也沦为“落马老虎”,这一切实在很难全部归结于“巧合”。

不知道此时的马明,是否还能想起自己的初心,是否还记得自己曾斩钉截铁撂下的话:“不抓党风廉政建设,就是失职。”

责任编辑:bH_04323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