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房产 娱乐 地方 美食
首页 » 科技

人类应该用什么方式探索地外世界?火星和月球不应该被殖民化

2022-01-07 14:28:28 新浪科技
A+ A-

月球仅是一个立足点,是迈向宇宙广阔风景边缘的第一步,人类正处于宇宙探索新时代的边缘,在这个新时代里,短暂、断断续续、试探性的太空旅行可能会被许多相互竞争的利益集团所进行的宇宙活动所取代,未来20-30年,载人任务可能向火星迈出重要一步——绘制火星地形结构,甚至建立人类殖民地,火星与地球距离是月球和地球距离的500倍,人类一旦征服了月球和火星,就会将探索目标延伸至小行星和其他更遥远的天体,随着这个新的太空时代到来,我们面临着一个集体责任,我们需要正视当前的道德伦理挑战,避免出现之前出现的严重错误。

令人担忧的是,迄今为止人们对太空探索的态度似乎与欧美殖民列强的心态相似,亿万富翁埃隆·马斯克的SpaceX公司已经开始用大量星链卫星改变夜空景观,军用太空公司仍致力研发反卫星导弹等空间武器,这些导弹试验制造越来越多的碎片,对近地轨道造成了堵塞。与此同时,如果某些公司随意在月球表面改变地形,这种变化对于人类能力而言将是不可逆转的。目前人类的航天机构缺乏一个整体、长期的未来发展规划,如果没有明确的指导方针,宇宙将不再是一个合作探索和共享利益的区域,而是冲突、资源肆意开采污染的场所。

如果不改变,商业和军事利益将影响甚至取代集体利益,对诸如水、矿物和宝贵的轨道空间等资源的追求,将造成空间破坏和夜空污染,对太空探索的投资将成为强权势力逃避地球社会公平正义责任的一种方式。

近年来,天文学界越来越多的声音在拥护一种选择——和平、可持续和平等的太空愿景,密切关注地面上的不公正和不平等事件。更大的哲学问题是其他星球提供人类使用的吗?还是它们拥有独立的文明?欧洲殖民者的观点一直是一切事物的存在都是为了他们使用,似乎几百年过去了,我们仍将重蹈欧洲殖民者的覆辙……

沃尔科维奇长期参与政治活动,包括反对伊拉克战争和支持“黑人的命也是命”的维权活动,近期,他和同事成立了“JustSpace联盟”,该组织倡导未来太空将建造得更加包容、更有道德责任,并基于未来人类的美好愿景,建立一个更公平、更公正的世界。其他倡导者和非赢利组织也有相同的使命,其中包括:美国麻省理工媒体实验室Space Enabled,该机构倡导太空社会和环境的可持续发展,并应用太空技术促进地球的公平正义;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研究人员领导的外层空间研究所,专注于大气层之上的空间和平和可持续性发展;此外,还有安全世界基金会,这是一个位于美国科罗拉多州布鲁姆菲尔德的智库机构,旨在减少太空冲突,促进太空外交发展。

由于目标重叠,这些倡导者和机构希望引发一种文化转变,从而重塑人类太空机构的优先事项,并遏制太空工业的快速发展,他们能成功吗?

现今宇宙已变得不再神秘,多个国家的太空机构和商业太空公司已对地球大气层之外的星体规划了探索方案,几十年内,人类可能会在月球上长期生活,从事科学研究,建立前哨或者殖民地,开采资源,人们能以太空游客的身份登陆月球。很快火星将成为下一个探索目标,此外我们还可以期待许多小行星任务,特别是某些小行星被证实含稀有和贵重金属元素,预计到本世纪末,人类将超越小行星带,甚至可能派出载人探险队前往木星和土星的卫星,探索木卫二、土卫二和土卫六等海洋世界。

但是谁来决定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呢?“我们”究竟是谁?有专家认为,允许国家和公司宣称自己拥有太空财产、领土或者资源,这是一种帝国主义心态,如果我们对太空探索肆无忌惮,部分人会表示,我们有技术,金钱和权力,我们可以使用太空资源,直到我们满意为止,我们不会关心其他国家和未来几代人。

人类对资源开采的驱动力将逐步危及地外空间,包括月球和我们所看到的夜空,未来人类对地外空间的殖民化资源利用,与几个世纪前殖民列强肆意掠夺人类社会和自然生态系统的过程并没有太大差别,从太空商业公司巨头埃隆·马斯克到极力促进太空商业化的美国参议员,他们的主张是——我们可以开采月球!这让人们想起了历史殖民时代的资源开采行为,就像一个永远无法恢复的古老森林,大气和空间资源可能很快耗尽,甚至毫无生机的星球也可能因环境恶化而不可逆转地发生改变。

没有人希望人类太空活动导致火星表面遍布废弃住所和冰矿

数千颗活跃卫星环绕地球运行,但近地轨道上充满成千上万的废弃航天器和碎片,这条太空垃圾带还包括反卫星武器试验产生的碎片,在海洋中,人们至少可以驾驶船环绕太平洋垃圾带航行,但在地外空间就没有那么简单了。即使太空中一个漂离不定的螺栓与航天器发生碰撞,也会导致航天器出现功能故障,然而,迄今没有适用全球各国都遵循的条约规范,保证人们不会制造新的太空垃圾,而清除太空垃圾的技术也还处于起步阶段。

另一个问题是,漫长的太空任务通常需要在途中找到更多资源,从地球发射每1升水和每一件设备,都会占据火箭的宝贵空间,并且需要额外的燃料来摆脱地球引力。遥远的太空探险可能包括从寒冷的月球表面提取水资源,用3D打印设备制造火箭组件,或者使用月球其他材料建造基础设施,或者在小行星上筛选矿物质。尽管如此,没有人希望未来几十年的太空活动会在月球上留下坑坑洼洼的挖掘痕迹,或者在火星上散布着废弃住所和冰矿,此外,冰和其他太空材料本质上都是不可再生资源,它们将不会被补充。

除了太空污染或者太空损耗之外,许多人造卫星废弃后形成的“超星群”还会带来特别的风险,SpaceX公司星链计划最终将制造数万颗微型航天器,这是一个肉眼可见的航天器网络。尽管SpaceX公司试图研发一种“黑暗卫星(DarkSat)”涂层使航天器反光度降至最小化,但天文学家发现,黑暗卫星的特殊涂层仅比当前的人造卫星稍微暗一点。如果一切未变,没有这些最新的航天器计划,未来人们还将看到往常一样的夜空,几千年以来,人们所看到的夜空几乎是一样的,但未来人类后代所观测到的夜空将发生变化。

人类祖先认为海洋曾是广阔而诱人的领域,太平洋中南诸岛和其他远古文明乘坐船只进行海洋探索,但是随着人类文明的不断进步和发展,伴随着海洋探索,是人类军事、货运和海军部队的出现,英国、西班牙和葡萄牙等国家曾部署舰队控制领土和贸易航线。乌拉圭作家爱德华多·加莱亚诺在1971年出版的《拉丁美洲的静脉》一书中写道:从人类发现拉丁美洲至今,所有一切都变成了欧洲或者是美国的资本,并在遥远的权力中心积累起来。这里所指的一切包括:土壤、果实、丰富矿藏、居民及其工作和消费能力、自然资源和人力资源。

21世纪的太空会有所不同吗?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研究那些组织太空任务的逻辑和动机,第一批深太空旅行者需要水才能生存,他们需要建造躲避太空辐射的避难所,他们需要燃料才能返回地球。但第一批欧洲殖民者远航海外或者进入土著居民领地时,他们只是在寻找生存资源,或者是推进他们与当地居民的共同利益,再后来这些殖民者带来的就是掠夺和破坏,现今科学家关于太空探索提出了许多乌托邦式的构想,但如果具体实施的时候,或许将完全不同。

太空承包商和军事承包商“通常是一回事”!

描述太空探索所用的术语值得更多关注,虽然美国宇航局和其他组织曾使用“载人”、“组员”或者“人类”等名词执行太空任务,但我们仍经常使用其他“有问题”的术语,例如:“移居”、“殖民地”和“前沿领域”,这些词都带有殖民主义的色彩。对于新的太空旅行,我们还没有一种“太空语言”,用于准确描述未来人类的太空生活。

近期,太空商业公司和研究机构准备载人飞船登陆月球表面,再次重启人类登陆月球的新纪元,但未来人类宇航员可能遵循几百年前殖民地相同的行为模式:首先尽可能快地提取获得原材料,如果未来我们不暂停或者打破殖民化的发展趋势,预计未来太空领域,特别是出现类似亚马逊公司这样的国际大型企业,他们也会采取同样的策略,对太空构成破坏和威胁。

军事力量一直在太空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制造太空火箭所需的技术类似于部署弹头的军用导弹,太空望远镜和侦察卫星也是如此,太空商业承包商和军事承包商都是一回事,从事太空研究实验室的科学家与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等军用公司都具有密切联系,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在詹姆斯·韦伯太空望远镜的技术开发方面发挥着主导作用,该望远镜于12月份发射,美国太空部队对该望远镜提出了广泛的政治支持,美国政府也经常将太空视为新作战领域。

2015年,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签署的《太空法案》指出,美国不会宣称拥有任何太空领土,但该法案也确立了太空公司可以拥有、使用和出售其获得的任何太空资源的原则。许多律师对该法案提出争议,置疑该法案是否违背1967年《外层空间条约》的精神主旨,1979年,少数几个国家的代表通过谈判达成了更具限制性的《月球协议》,该协议规定太空自然资源是“人类的共同遗产”,但是美国和前苏联等太空技术强国并不是该条约的签署国,因此该条约的国际分量不大,无法对部分国家的太空行为进行制约。50多年前,关于太空领域探索的矛盾观点已逐渐浮现,例如:优先考虑太空科学研究、还是实现多个国家的太空利益共享,以及如何实现太空商业和军事目标。

伴随着人类开始向大气层之外的空间进行探索,这与人类历史上其他强权帝国行为有两个明显的差异——地外空间尚未发现“原住居民”,因此不存在类似数百年前美洲殖民者的压榨剥削,也没有人被允许吞并领土。但是如果我们计划实现远程太空探索,肯定会涉及宇航员如何在太空中找到有限数量的水和燃料补给,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对谁有权访问外太空以及允许哪些太空活动达成一致共识。

上世纪60年代太空竞赛中期,也就是在人类历史性登上月球的前两年——1967年,美国、前苏联和英国代表签订了《外层空间条约》,半个多世纪以来,该条约一直是国际空间法的基础框架和规范准则。《外层空间条约》代表签订协议是为了保护全人类的太空环境,并确保不会出现太空军事化发展。同时,该条约明确规定探索利用外层空间是“为了所有国家的利益而制定的,不论其经济或者科学发展程度如何”,条约还禁止进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军事基地和太空军事演习。

地球确实有一个如何管理这些相互冲突利益的先例:南极洲,偏远的南极洲大陆表面崎岖不平,极其寒冷,之前无人居住生活,在这里人类曾与捕鲸和矿产开采等商业利益进行斗争,而热衷于领地扩张的世界大国也曾试图将竞争对手拒之门外。1959年,尽管全球政治局势很紧张,包括美国和前苏联在内的12个国家还是签署了《南极条约》,该条约将科学探索和环境保护的优先权排在商业和军事活动之上。

人类对南极洲的管理并不完美,某些国家主导了哪些活动可以允许或被禁止的辩论,而《南极条约》在执行规则方面相对没有约束力,南极洲现已被塑料和化学物质污染,私人游艇未获得国际组织批准,也可以进入这片冰雪世界。尽管如此,这个已有60年历史的条约仍然有效,谈判人员利用国际协作精神,而维持这种精神需要不断的合作,但这比默许无限制商业开发或者领土主张,之后试图修复和扭转损害要好许多。尽管南极洲受到气候危机的破坏,南极洲基本上保持了它多年来的样子:一个壮观、野蛮的景观,有山脉、火山、冰架、冰山和冰川,却没有任何植被。南极洲有少量的科学站和陆基望远镜,但没有石油钻塔、军事基地和捕鲸设施。

如果提出这些观点的专家是正确的,他们的工作将开创太空探索的全新视角,以及太空探索与地球人类之间的联系,要使太空可持续发展和共享,就需要制定《外层空间条约》之外的规则,例如:大气层中哪些轨道可以使用,可以发射哪些类型的卫星和航天器,以及它们失效后会发生什么?此外,还需要定义空间的“属性含义”以及适用目标。

尽管SpaceX和蓝色起源等公司喜欢以独立机构的形象展开太空探索,并且拥有自己宏伟的太空旅行和殖民的扩张计划,但事实上它们主要依赖于美国宇航局的基础设施,而且它们的大部分资金来自与美国宇航局和其他航天机构的合作收益,因此,如果相关法律对航天机构的太空任务进行严格限制,地外星球可能就不会遭受人类行为破坏,未来月球极地冰资源不会因人类活动而完全消失,月球上的峭壁和山脉也不会被铲平,航天工业对地外星球的勘测探索将走上正规模式。

但要实现这些目标,相关太空政策的决定必须更具包容性,不仅是少数政治和企业领导人的职责,也是天文学家、社会科学家、太空律师、太空环保主义者、土著居民和其他亲身经历过殖民掠夺的受害者。

即使从过去几十年的太空探索来看,土著居民也有理由怀疑他们的观点是否会被认真对待过,客观证据显示,陆基望远镜和火箭发射基地的选择通常很少考虑土著居民或者原住居民,一个明显的例子是目前正在夏威夷岛上建造的30米直径陆基望远镜,一旦该望远镜建成,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望远镜之一,旨在寻找宜居或者有生命形式存在的星球,以及窥视洞察早期宇宙。当前研究人员提议将望远镜建造在莫纳克亚山,这是地球上第二大岛屿山峰,也是夏威夷土著居民的圣地。当地土著居民反对和抗议十分激烈,在夏威夷岛建造陆基望远镜的价值在于寻找未来人类可以定居的星球,并试图发现外星生命形式,但这是以牺牲地球土著居民区域和莫纳克亚山圣地为代价。

SpaceX公司的最新发射地点选址也引发激烈的争论,该公司在美国德克萨斯州博卡奇卡地区建造了一个发射设施,但并未征求当地居民的同意。当地居民中有很多是有色人种,未来他们将不得不忍受太空发射产生的噪音污染、发射时散落火箭碎片和湿地被发射垃圾填满的预期前景。此外,巴西北部埃尔坎塔拉发射中心的扩建工程可能会导致数千人离开自己的家园。

可持续、平等的太空活动将聚焦于社会公平

在人类首次登月50年之后,这些太空任务将带给人类明显的益处:有利于气候科学和空间监测,及时预测近地小行星轨迹,避免小行星与地球发生碰撞。

为每个人保留太空美景的新体制,需要优先考虑科学研究和公众受益度,国际条约能为特定类型的商业活动划定有限的空间区域,可持续、平等的太空活动将侧重于社会公平、环境保护、工人权利和平衡的经济利益。更多的人将从太空环境开发中受益,而不是依赖几位亿万富翁的慈善,未来的太空决议也是民主协商,那些藐视道德规范、在大气层部署军事力量、污染夜空或者破坏月球环境的国家和商业公司将不允许进入地外空间。

尽管当今人类面临着各种危机,人类在探索新世界的同时会重塑我们的地球,太空中的平等主义、可持续性和正义是可以实现的,但前提是我们要有正确的合作态度,为地球上的共同目标而努力。

或许太空将继续保持一种紧张状态,一方面是一个集体的、进步的、国际主义的企业,另一方面是注意国家声誉和商业竞争的活动,虽然月球和火星还未遭受人类活动的破坏,但我们的太空探索策略已改变,或者至少我们有能力改变其他星球。

责任编辑:bH_03116

关键词: 科学探索 人类应该用什么方式探索地外世界?火星和月球不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