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房产 娱乐 地方 美食
首页 » 娱乐

《不速来客》:在电影里玩剧本杀 平庸的多线叙事

2021-10-27 15:13:27 Ifeng电影
A+ A-

上周,一共有三部比较重要的新片上映,《沙丘》《第一炉香》《不速来客》。

其中,《不速来客》作为一部小成本的黑色喜剧,挤在两部备受瞩目的大作中,仿佛有点黑马之姿——

田壮壮监制(上次监制是《过春天》),范伟、张颂文、窦骁、朱珠等主演。

这些大咖集结在这部电影里,为导演刘翔做戏。看起来,很有几分众星捧月的意思。

C位为刘翔

作为新人,刘翔给自己预设了很大的创作挑战——集导演、编剧、摄影三项工作于一身。

导演野心不小,安排了很多吸引人的设定:多线叙事、层层反转、单场景、封闭空间……

如果放在十年前,那绝对是顶呱呱的洋气。但放在现在,一旦玩不出花,那就是陈旧、俗套。

注意:‼️以下内容有剧透。

庸的多线叙事

故事发生在一座破旧居民楼,第一个出场的是窃贼老李(范伟 饰)。

老李入屋行窃,不料却目击了一场命案,神秘女子(朱珠 饰)离奇被杀。

老李豁出命,好不容易才将嫌疑人阎正制服。然而,就在此时,外卖员马明亮却莫名其妙地从屋内走出。

在场三人,只能一头雾水地你看我、我看你,全然不知对方身份。

于是,一出充满反转与悬念的“罗生门”,就此在片中上演……

除了多线叙事等设计,片中比较新鲜的,可能就是“剧本杀”式的解谜形式了(实际跟“罗生门”差不多)。

除老李之外,每个主要角色,都各自为政,自说自话地回溯自己看到或参与到的事件经过,并游走于不同身份——

置身命案现场的阎正(张颂文 饰),刚开始很像杀人凶手,但之后编剧笔锋一转,告诉观众他其实另有所图;误打误撞进屋的外卖员(窦骁 饰),刚开始很像是一个无辜者,结果结尾反转,又露出了腹黑的一面。

解谜的设计有了,但解谜的快感却没跟上。

编剧在前期加入了大量的铺垫,生怕观众看不出来。

比如,外卖员是个身负命案的亡命徒,他之前犯下的杀人案不止一次被提起,暗示他身份有问题。

以至于,在他露出真面目之前,观众已经猜出了个大概。

另外,和其他多线叙事电影一样,《不速来客》也通过打乱事件发生的顺序、藏起某些关键信息,以便制造悬念。

除了外卖员、窃贼、嫌疑人阎正,后期还陆续登场了其他两组角色:一组是被绑架的房主尤大成,一组是做拐卖人口交易的张耀忠、虾毛。

老房子中发生的命案是既定现实,但各个角色的视角不同,导演一一拍出了他们眼中的事情经过。

同时,讲述过程中还会关联到别人的故事,造成视角上的信息不对称,宛如管中窥豹。

路子是对的,盖·里奇、宁浩都这么干过。但反复出现的镜头,只会让观众觉得信息重复。

况且,一旦逻辑有瑕疵,就很难让观众信服。

而《不速来客》最大的败笔,也恰恰在此。很多情节,都缺乏基本的合理

窃贼老李进屋后,提心吊胆地躲在床底下,生怕被屋里的其他人发现。

可是,躺着躺着,他竟莫名其妙地睡着了,再醒来就看到面前躺着一具尸体。

这个设定非常扯——屋里的打斗声那么大,并且闹出了人命,他怎么能睡着?

类似这样的情节,在片中还有很多。

比如,被绑架的尤大成,就是一个工具人式的角色,总是恰如其时地晕倒,又恰如其时地醒来。

前半程,编剧需要让他保持神秘,就强捂着不让他出来,让他晕着;后来,编剧需要引出后续剧情,拉扯出人口交易,便又把他唤醒,让他出场;待他说完交易的接头暗号、接头时间后,又让他晕了过去……

如此反复,用的都是最低级的巧合伎俩。

人物的行动不可信,戏就已经垮了大半。

可以说,就剧情来看,这部107分钟的电影,只有前三分之一是耐看的,后面的三分之二都陷入了深深的无力感,遇到了多线叙事电影最常遇到的问题——起范儿容易收尾难。

隐喻、笑点、表演是亮点

虽然剧情乏力,但本片倒也不乏可取之处。

摄影师出身的刘翔,不但用讲究的布景把居民楼做出了破旧感,而且还用了很多有象征意义的隐喻。

比如,用蜿蜒网状的立交桥环岛,暗示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和剧情线索。

俯拍老旧的筒子楼,让筒子楼看上去像一座环形监狱,“囚禁”住了入局的每一个人。

窗外“阳光旅社”的霓虹灯透进屋里,用暗夜中的这缕微光隐喻勾心斗角中的人之光。

而冰柜里被冻住的百万真钱、挥洒在空中的百万假,则隐喻了看得见却摸不着的俗世幻象。

看得出,导演有一定的想法。这些思索和片中的喜剧包袱、演员表演,一起构成了本片的亮点所在。

前期出现的几个喜剧包袱,都很有效。

比如,老李拿着枪、端着酒,向马明亮解释自己的身份:“我是练武术的。”

然后,他伸出两个指头,做了一个熟练的掏兜动作,将市井小贼的心虚表现得淋漓尽致。

阎正控制住局面后,把老李绑在地上,并让马明亮在旁边拍手,防止他搞小动作。

结果,马明亮拍着拍着,就开始一只手打自己耳光来发出声音,另一只手帮老李解绑。因为绳索太难解,他无奈地跟老李说,“大哥,一只手解不开啊,你得帮我”。

于是,接下来,为了帮马明亮,老李只能用挣脱出的一只手自己打自己耳光。

那喜感的场面,真让人想不笑都难!

表演方面,范伟和张颂文作为公认的演技派,都在片中保持住了自己的气质和风格。

范伟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实诚劲儿,与《卖拐》中的厨子、《马大帅》中的范德彪如出一辙。

而张颂文则用不苟言笑、克制内敛的表演,让角色正邪难辨,充满想象空间。

不过,最让我惊喜的,非窦骁莫属。

他饰演的马明亮,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人。

跟随剧情走势,他在气质、表情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有着强烈的反差:穿着外卖员外套的马明亮,是个被揍得鼻青脸肿、有点怂的铁憨憨;脱下外套露出黑背心的马明亮,是个杀人不眨眼、一心向“钱”看的亡命徒。

前后判若两人,这种格上的反差感,被窦骁拿捏得不错。

结尾,他露出本来面目后,隔着银幕都能让人感受到这个亡命徒骨子里的凶恶。

最让人不满的,大概是朱珠饰演的神秘女。

这个角色一出场,我就忍不住冷笑:朱珠又演了一个符号化的风情女子!

她一边给富豪当二奶,一面与马明亮相好,图谋富豪财产。

无论格还是动机,都非常单薄,开场没多久就草草下线,只在回忆里走走过场,很明显是在消费朱珠、消费一个工具化女

总之,就整体来说,《不速来客》确实不乏点睛之处,但这些点睛之处,并不足以弥补它叙事上的疲软。

导演身兼多职地促成了一出荒诞戏,却没有稳扎稳打地让剧情往合理化方向发展。

以至于,空有黑马之姿,却担不起黑马之名。(文/阿诺)

责任编辑:bH_03116

关键词: 平庸 多线叙事 剧本杀 创作挑战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相关新闻